| 网站首页 | 走近李吉林 | 情境教育 | 阳光家庭 | 品茗话情境 | 文化资源 | 视频点播 | 情境教育实验总校专题 | - | 
您现在的位置: 李吉林情境教育网 >> 情境教育 >> 理论探索 >> 专家论坛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情境教育与儿童学习         ★★★ 【字体:
情境教育与儿童学习
作者:朱小蔓    文章来源:联合国教科文亚太地区国际教育联合会价值观教育研究中心    点击数:4640    更新时间:2009/5/20    

 

尊敬的各位领导、尊敬的各位同行:

非常高兴,应邀来参加这个会。到南通已经很多次,江苏也是我的故乡。我想在我们今天这个场合上,有很多领导、很多同行、很多朋友都是多次地来研讨李吉林老师的思想。在向李老师学习的过程中,受她的感染、受她的鼓舞,我们对她的成就表示衷心地祝贺。我作为一个学者,在自己的20多年的情感教育的研究中也不断得到老师情境教育实践智慧的滋养,也在这里向李老师表示感谢。

我认为老师的情境教育思想对于各个层级的教和学、不同教育类型的教和学都具有普遍意义。我今天想谈一谈“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为什么特别适合小学儿童和小学教育”。

“情境”——现在已是当代文化思潮和前沿科学讨论的热门话语。涉及这一概念的论题之广泛和研究的前景难以限定。南通师范二附小李吉林老师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以所从事的小学语文教学实践,以其中国传统文化的涵养,以及受改革开放后传入中国的异域文化及教育思想的影响,如杜威、如苏霍姆林斯基,当然最重要和最根本的是:她想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改革小学语文教学,把孩子教好,踏入了情境研究,创造了情境教学、情境教育的中国模式。展示出情境这一极为丰富、复杂的理论在小学教育实践中的无穷魅力。

多年来,老师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这个研究“母地”,不断地衍生、扩展、细化其研究主题,并由此一发不可收,成就为当代中国小学语文教育家、儿童教育家、同时在我看来也完全称得上小学教育学家。我觉得我们中国的教育学原理、教育学著作也应当分化,比如初等教育学、小学教育学就应该是老师这样的人来写。今天举办“李吉林情境教育国际论坛”不仅表达对这位情境教育创造者的敬意,同时将藉此进一步挖掘起丰富的内涵和价值。

下面,我就围绕“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为什么特别适合小学儿童和小学教育”谈自己几点不成熟的认识。

第一,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与儿童的认知学习。

李吉林老师创设了六种情境帮助小学儿童学习语文,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她用许多生动的案例证明这一教学成效。对取得这一成效的机理也可以有多种理解。我以为其中一个重要的机理之一是由于这各种不同的情境能够为儿童从生活经验到概念学习的过程找到一个过渡性的中介道路。

小学儿童,尤其是小学中低年级儿童的学习方式更多地依赖于形象思维,他们的抽象思维和概念思维能力尚在发育之中。从幼儿园进入小学初期,他们对语词的学习不仅可能产生一定困难,也容易因枯燥而身心疲劳。依助了“情境”这一过渡地带,儿童进行语词和概念的学习变得轻松、变得容易。

关于知识的类型,现在已经有各种分类说,其中比如菲尼科斯将知识分为:生存的知识、感受的知识、描述的知识、命题的知识。可是现行学校制度往往忽略了前面两种类型的知识。关于儿童的表达方式也有人比喻地批评说:儿童本来有100种表达方式,可是现在学校把99种表达方式都偷走了,只是在圣诞节的时候,只是在特殊的时候,才把某几种表达方式还给儿童。现在学校窄化了的、片面的认知学习枯萎了儿童血肉饱满的生命,隔绝了他们更为丰富的知识来源,其实也阻断了他们创造性思维的生长可能。李吉林老师的情境教学、情境教育指向儿童完整的知识学习与认知发展。她以中国化的教学智慧,突破了现代学校儿童学习的一个难题。

第二,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与儿童审美化道德学习。

老师设置的情境充满着“童真”、“童趣”,具有审美化特征。儿童在其间享受审美的愉悦。同时又由于情境与儿童带入的生活经验相关联,儿童的原初经验就很容易在情境的背景下被激活起来,传递到孩子的丘脑,并一步地“涌现”为被孩子们意识到的经验,就可以促进儿童的自我意识,也就是我们说的主体的觉醒。而且这种情境中的活动一方面很有审美化特征:审美是自由自在的,审美是舒展的,审美是无功利的,可以忘我的;同时,在这种特定的情境中,孩子们是经过同伴的活动和师生在一起集体活动的方式,它可以帮助儿童在一个特定的场合形成某些共同的经验,就获得一种所谓“共通感”的体验。因此,这时候就不仅是在认知学习,也不仅是在产生和享受着审美经验,其实也是儿童时期审美化的道德经验,因为它包含着同情、友善、分享,也包含着“为这种共同性生活的规章制度和目的所限定的感觉”(维科:《新科学》)。因为道德教育不可能没有社会性的一定的约束,也不可能没有一定的纪律和规章,它需要在一种共同生活中找寻到某种共同归依的东西、一种感觉。学校的道德教育不仅诉诸专门的教育活动,更依助于各门课程的教学活动。“情境教学、情境教育”这一审美化的方式特别适合小学儿童学习道德。因为小学儿童学习道德最初主要是靠他们的生活经验,主要是靠他们的情感:同情、怜悯、分享、移情、共同感受、安全感、依恋感等等这样一些情感帮他找到人和人相互连接的那种感觉。因此,人道主义的情感是孩子们培养道德品性最重要的生活源泉和土壤。

第三,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与儿童的脑培育。

李吉林老师设计的各种“情境”对儿童来说,是种种新鲜的刺激信号,首先它们激活着儿童大脑皮质的“语言”和“形象”等功能脑区。由于情境学习、情境教育不是单纯的语意学习、符号学习。它是在丰富生动的场景中学习,伴随着儿童的自由审美和道德学习。儿童在其中所从事的社会性认知活动和道德判断活动很多。那么这些社会性认知活动和道德判断活动主要用脑的什么机制呢?在1998年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位研究脑神经生理的学者认为:这是基于脑的深层结构,也就是颞叶、顶叶、枕叶联合区的协同,它们在今天被我们称为社会脑,也就是说当我们进行这些活动的时候,人的社会脑在进行工作。

儿童在“情境”中活动,也就是脑区在活跃的活动。由于这些情境是教育设计者,是老师倾心倾情的设计,也是有她自己的教育理念和主张支撑的设计。是设计者所为,有着明确的引导意图和一定的方向性,它们通过有意识的刺激和强化牵引着儿童的脑神经元朝着一定的方向运动。我们知道孩子在三岁的时候,神经元上的神经突触已经长了很多,数量虽然已经跟成人一样多,但是它是杂乱的,它是没有很良好的结构的,它也不一定有比较良好的方向性。而这些都需要教育设计、教育的引导。经过教育的引导,这些神经元上的神经突触就会不断的有些强化了、有些消亡了,而且不断地沟联成教育者所期待的结构良好的脑神经网络。

现行学校教育往往把德育、美育与智育相分离,把儿童的道德学习、审美学习与认知学习相分离。其实脑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已经证明:人的自我意识、场景记忆、他心想象(就是能够想到他人,推己及人)的能力,这三种东西是共生演化的,而且人的创造性思维所激活的也恰恰是自我意识、场景记忆、他心想象这三种功能所在的脑区。

小学儿童正是脑生长朝着教育期待的方向发育的黄金时期。李吉林老师的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中所突显的“真”、“美”、“情”、“思”四大关键因素对儿童时期脑的整体发育、协调发育是非常重要的脑活动基础。这种整体发育具有高度的科学实践性,李吉林也用她的实验证明着这一套科学研究,也体现了深切的人文关怀价值。有人说,21世纪的教育一定意义上是脑培育。在我国,脑培育尚没有突出地视为小学教育的目标。其实,这种为人的不断后续性学习提供脑神经生理基础的教育行为,在我看来对于儿童来说到是更为根本的。

最后一点,情境教学、情境教育与儿童的情感发展。

以上所述,情境的三个功能都伴随着儿童的正向情感的激发与活跃。它们包含着快乐、兴趣这两个儿童最早出现,也是最基本,也是最维持儿童的精神生命和个性发展,最重要的两个支撑性的情感,在老师的情境教育中是出现得最多的。同时还包括情绪专注、沉浸,包括在老师的情感教学的场中孩子的安全感、生命的舒展自如、自信自尊也就是所谓惬意,他们在惬意地享受着童年的生活。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儿童不可以有挫折。但是在童年时期,尤其是在中低年级,享受惬意的感觉应当是他们生活的主流、主基调,应当是他们情感色彩的主色调。也包括自我意识被唤起的意义感、成功感、价值感、幸福感等等。这些正向情感的激发与活跃帮助儿童有效地认知学习,促进儿童在审美状态下自然而自由地学习道德。其情感的活跃、持存、积累、孕育本身,即构成和完成着人的情感品质的发育。当然,有些负性情感比如说焦虑,比如说羞怯,比如说挫折感,它们并不完全只是负性的价值。每个孩子都会出现负性的情绪,但是它需要适度,尤其是在童年,一定要适度,不能够过渡地使它压迫了孩子的正向的、积极的情感。只要适度并不失时机地通过教育的机制将它转化为正向的情感,那么它们同样也是情感教育的一笔财富。

当年,李吉林老师的情境教学和教育正是以超越唯分数、唯知识、唯认知而成为小学素质教育的呐喊者、先行者,也成为情感教育实践在中国的一个具有本土特点的典范。这种以“境”、以“场”、以“象”的方式进行教与学,以“感性”、“感悟”、“顿悟”来学习,这本来就是中国具有优势的教育文化传统,但在我们现行学校制度中却被遗忘和丢失了。老师勇敢而睿智地接续了这一文化教育传统,创造性地帮助儿童通过“境”而想象,通过“象”而思虑,通过“场”而记忆,其学习活动始终伴随“直感”,也就是“以情来想象,以情来感受,以情来记忆”,因此,它不仅是有效、有魅力的教学,恰是实在的情感教育。可以说,情境教学、情境教育的整个探索都以情感运行为纽带,也以情感发展为目标。用老师的话说,“情感是情境教育的命脉。”她的实验最充分地展现了情感的神奇功能,也最有力地证明情感与儿童发展的重要价值。我一向认为在儿童早期理智感、审美感和道德感是混沌不分的,而且是相互迁移的;只是到了成年以后,我们根据学习的需要给它作了分化。情境教学、情境教育引发和生成的情感教育正是可以从儿童身心的内部实现智、德、美的统一。

总之,小学儿童身心发育的时序、小学儿童学习的特征说明了情境教学、情境教育特别适合小学教育。我觉得我们今天真是要好好地来研究每个年段的教育,每个年段的教育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用一本教育学来解决所有年段的教育问题。我在这里也进一步地呼吁小学教育必须格外重视情感教育,因为如果在情感发育的黄金时期,误了这个时节,我们让过多的逻辑理智占据了孩子的身心的话,可能将来会事倍而功半。在今天中国已经基本普及了义务教育的发展阶段,我们应该回到儿童生命和生活的本身,我们应当真正地走向尊重儿童,遵循儿童教育规律的小学教育。

文章录入:运输车    责任编辑:任随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陶西平:新时代教育改革的壮…
    培养“语文人”的教育断想
    慢的艺术——《燕子》评课
    “李吉林模范事迹报告会”讲…
    李吉林情境教育的时代特征
    情境教育对教学认识论的贡献
    对李吉林情境教育思想的再认…
    李吉林教育思想基本特征与情…
    李吉林成长历程给我们的启示
    情境教育思想的理论价值和现…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5-2015, QJJY.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5049496号-2
    版权所有:南通市李吉林情境教育培训中心
    电    话:0513-85796038
    邮 箱:qjjyyjs@163.com